第兩千六百九十八章 遨遊時空長河

-第兩千六百九十八章遨遊時空長河

絕世大帝太強了,隻手可以遮天,翻雲覆雨,不在話下。

洛天邁著步伐,朝著時空長河走去,所去的方向,是時空長河的出發點,各方時空流淌,一切儘在眼中。

曾經發生的一切,都被洛天所洞悉。

歲月在此刻被強行逆轉,山川不複,日月反轉,洛天看到了很多東西,曾經發生過的一切,其餘人的角度,也冇入眼中。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洛天感慨,看到了林清清的曾經。

那個紅裙少女,數千年並未婚嫁,並未結交道侶。

她一直在等自己。

還有慕容雪,武癡,在雪山中舞動長劍,她向來不善言辭,隻是默默在進行屬於自己的修行。

洛天又見到了林南鳳,許久之後才露出苦笑。

師祖欺騙了自己,她隻是活在了凡人的一個國度,仍在其中修行爭渡,隻是常年不出了。

在她身後的畫捲上,有著自己的一幅畫。

看遍萬山碧綠,群雄逐鹿,歲月跌宕,洛天感覺自己的心境都發生了變化。

宛若這一切如夢一般。

歲月悠悠,洛天沉醉於其中,遨遊整個時空,這使得他對萬物的看法都發生了改觀,也看到了在歲月長河之中的師尊,他是絕世大帝,雖然術法燃儘了他在天地下的痕跡,但是時空長河裡的他,永存於此。

“師尊......”

洛天喊了一聲,在時空長河之中的獨孤愁,朝著這邊看了過來,露出了一抹淡笑,他向洛天招手。

這讓洛天很吃驚。

“難道師尊還冇有遇見我之前,就知道後來有我麼?”

洛天前往詢問,這是師尊年輕之時,不足千歲,他意氣風發,已經是中州最強大的天驕了。

“我隻是改變了這片時空長河的我。”

獨孤愁開口,他帶洛天在自己的人生軌跡裡遨遊,以長劍暢遊這片大宇宙。

“師尊,我想要求複生之道,不知道是否存在?”

洛天低頭開口,這是他所前來的目的。

獨孤愁一怔。

“複生之道,向來是違背法則的,藍帝雖然有複生之道,但是代價極其之大,時空之主或許有答案。”

獨孤愁開口。

不過,他很認真的再度告訴洛天,他對以後並無所求,活在歲月長河裡,對他而言,算是一種快活。

洛天不語,點頭離去。

他也看到了其中的白生長老,如今和周氏在一起,洛天並未打攪他,隻是逆行繼續往上。

經過諸帝時代的時候,洛天偶然生出想法。

傳聞女帝曾經征伐歲月長河,強行橫渡到了未來,和剛成帝的天帝一戰,不知道自己能否去一睹天帝真容?

“是誰在窺視?”

經過諸帝時代的時候,洛天一陣耳膜發顫,刹那一杆血色的長槍,已經殺到了自己近前。

“是我。”

洛天開口,帝煞眼中帶著幾分不確定信,隨後眯了眯眼。

“是你!”

他認出來了,曾經自己困在混沌的歲月中,是此人救了自己。

同時他也很吃驚,麵前的洛天修為很強大,比成帝不久的自己,要更強一些。

“聽聞女帝曾經與你一戰,我深感好奇,故而前來取經。”

洛天開口,表達來意。

林亦麵容俊俏,一襲漆黑長髮,手持血色長槍,是一位英武的俊俏男子。

“好!”

林亦點頭,渾身的金光都在迸發。

洛天與之一戰,三千回合才勝出,隨後,洛天直接跨越時空長河,橫渡到了帝煞的第四世,三千回合,洛天以一招之差,氣血提不起來,落入了下風,在瀕死之際,以葬道複生,勉強再戰三千回合。

“超出我的理解。”

洛天開口,真的被完全震撼到。

他其實開戰過帝煞的諸多虛影,但是和本人比起來,差了太多。

帝煞的存在,本就是應劫而生,他是這片大世最強大的王,同第四世,洛天開始七盞燈來,仍然不敵。

林亦的內心,亦是有震撼之色,他向來同級無敵,哪怕是女帝與他開戰,或者逆行而上,伐古天帝,他也不懼,但是險些栽洛天手裡。

隨後,洛天抱拳離去,在時空長河中繼續遨遊。

不多時,他就看到了那藍色的長袍身影。

熟悉至極。

“藍帝!”

洛天開口,喊住了他。

那藍色長袍身影,緩緩地轉過頭來,看了一眼洛天,展露出一抹淡笑。

“你來了。”

藍帝開口,大手一揮,此地便是化作了一片亭子,一壺貫穿了整個歲月長河的天命茶葉落在其中,他給洛天斟茶一杯,騰騰熱氣綻放,洛天心中有太多不解。

一口儘數飲下,渾身氣血沸騰,洛天很是覺得不可思議,自己已經是第四世大帝,戰力直逼天帝級存在,但是這杯茶喝下,有種要羽化登仙的感覺。

太玄妙!

“前輩,我想詢問複生之道。”

洛天開口,表露來意。

對於這個問題,藍帝莞爾一笑,並不著急做回答,而是小口飲入茶水。

“整個世界都活在框架之中,框架內的一切失去和獲取,其實都可以更迭,他們就像書本裡的文字一樣,寫錯一個字,一句話,可以擦掉,然後重新續寫。”

藍帝開口,麵色平淡。

這句話,讓洛天的氣息都變得急促。

世間,當真有複生之法?

“前提是你要能夠跳脫出框架之外,棋子怎麼可能去替換棋子的位置?隻有下棋者,纔有資格將原本抹掉的棋子放回原處,棋子所做的,不過是替代另外一顆棋子,那談不上覆生之術。”

藍帝搖頭。

這番話,很玄妙,洛天感覺受益匪淺。

“那要到哪個層次,纔算跳脫出去?”

洛天不假思索連忙詢問。

“你也知道,三天帝鏖戰終極黑暗,當勝出,並且碾死這終極黑暗之後,纔有能力跳脫出去。”

藍帝說道。

終極黑暗?

洛天對於這些有些瞭解,聽聞那是黑暗源頭,是一切禁區和不朽之路的起始點。

這讓洛天眼底裡有焰火跳動,為了那些回不來的人,仙域,自己必須要去,仙域之上,亦是如此!

但,洛天還有太多的疑問。

例如,為何藍帝能夠複活人?

帝煞是否是這片天地古今最強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