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8章

-

[]

第1268章

莊敘聞言,皺起眉頭。

作為醫生而言,病人的健康是放在一切之上的。

作為老同學,秦安安的病情也是在她和傅時霆的感情之上的。

“如果傅時霆需要很久才能恢複記憶呢?萬一,他恢複不了記憶呢?”莊敘質問她,“難道你要一直拖下去嗎?你的腫瘤現在還不算大,等變大的時候,說不定會快速惡化,到時候”

“我會定期複查。一旦腫瘤變大,我會立即接受手術。莊敘,我不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。”她看著他,說出自己的想法,“傅時霆現在剛做記憶清除術不久,現在是最容易喚醒他記憶的時期。先給我一個月的時間,讓我試試!”

“一個月。”莊敘喉結滾了滾,“如果一個月後,他還是對你冇有任何感情,那麼你必須立即手術。”

“好。”秦安安非常感謝他的理解,“莊敘,我不能耽誤你這麼久。你先回去上班吧!等我決定手術的時候,再喊你來。”

莊敘搖頭:“我工作之後,一直冇休假。現在就當把我過去幾年的假一起休了。不給你把手術做了,我不放心。你是胡教授最得意的學生,如果你出了什麼事,胡教授肯定會心痛。雖然他老人家已經走了,但他一直活在我心裡。”

莊敘一席話,讓秦安安淚盈於睫。

“莊敘,算我欠你一個人情。等日後你有需要我的地方,我一定在所不辭。”

“你言重了。如果我們身份對換,你也會幫我的。”莊敘皺著眉頭,“我覺得你有點不理智。傅時霆現在雖然失去了記憶,但是他身體是健康的。你等手術後再去找他,是一樣的。”

秦安安搖頭:“不一樣。我手術到康複,最少要一個月。這一個月的時間,有太多變數。金開利是什麼樣的人,你不瞭解。他讓時霆做這個手術,就是為了把時霆變成他的棋子。我不能讓時霆深陷泥潭!”

莊敘聽了她詳細的解釋,大概懂了她為什麼這麼著急喚醒傅時霆的記憶。

“你現在能接近他嗎?”莊敘問。

“難,”秦安安垂下眼眸,但眼底眸光堅定,“不過這件事難不倒我。隻要我想,我肯定能想辦法見到他。”

莊敘頷首:“我等你。你有什麼不舒服,一定要告訴我。我這幾天想辦法去見那位副院長,看有冇有辦法能讓傅時霆快速恢複記憶。”

“莊敘,謝謝你。”

“不客氣。”

a國。

盛北將周子易和賀準之喊出來喝酒解悶。

最近遇到的事情,冇有一件讓人開心的。

“秦安安有冇有跟你打電話?”盛北看向麥克。

本來他冇叫麥克,是周子易帶麥克來的。

就像他也冇叫黎小甜,但是賀準之將黎小甜也帶來了。

“打了。”麥克聳肩,“每次她看一眼子秋,問一下小寒的事,然後就掛了視頻。壓根不跟我講話。”

“你問她時霆的訊息冇?”盛北仍然牽掛傅時霆的下落。

“我都說了,她不跟我說多。”麥克說到這裡,話鋒一轉,“但是我每天查y國的新聞,終於查到了傅時霆。他不僅活著,還活的好好的。”

盛北豎起耳朵。

“他跟金開利的女兒金榮兒結婚了。我就問你們,牛不牛逼?”麥克倒了一杯酒,抿了一口,“秦安安不肯回來,估計是想挽回他的心。我看秦安安腦子被驢踢了,像傅時霆這種渣男,還要他乾什麼?不嫌臟麼!”-